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铁算盘论坛 > 正文
朱正栩:扰乱法庭秩序罪打击力度弱建议改为扰乱诉讼秩序罪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9-16

  2017年2月17日,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周龙法官在法院门口被胡小干驾车撞倒后,胡小干持刀对周龙法官疯狂刺戳,致使周龙法官心肺重伤。万幸抢救及时,周龙法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。

  近一年,全国出现了三起报复法官的恶性案件。全国人大代表朱正栩法官提到这,深表为自己同行的遭遇痛心难过,“这三起案件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对法官的伤害都发生在庭审之外。司法实践中,发生在庭审之外的调解、送达、证据交换等其他诉讼活动中间的一些侮辱、诽谤、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,或者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的行为时有发生,特别是在一些婚姻家庭等民事案件的处理过程中,当事人因情绪过激而发生的严重扰乱诉讼秩序行为大量存在,对于司法权威造成了很大的破坏。”

  据了解,朱正栩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曾为法官的职业保护进行呼吁: 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法官法的修订程序,加强对法官的人身保护。另外,各级法院都应设置法官权益保护机构,及时帮助法官维权。

  2016年7月21日中办、国办联合印发的《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》。2017年2月7日,最高人民法院印发《人民法院落实〈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〉的实施办法》。这份《办法》中一个重要内容,就是聚焦法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,致力于确保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。同时实施办法规定,各级人民法院应当设立法官权益保障委员会。

  “这些办法的相继出台,以及2015年8月刑法修正案九对扰乱法庭秩序罪的修改和完善,都说明对于法官群体职业保护的问题引起了国家高度重视,对于保障司法人员依法履职、维护司法秩序都起到了积极作用。但是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,发生在庭审之外的调解、送达、证据交换等其他诉讼活动中间的一些侮辱、诽谤、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,或者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的行为,没有纳入刑法调整的范围,打击力度仍然偏弱。而事实上,在人民法院目前的实际工作中,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情形并不常见,大量的调研结果显示,这一罪名在审判实践中适用率非常低。”朱正栩如是说。

  她向记者举了身边同事的一个例子:一个副庭长依法办理某案件之后,案件当事人带着自己的残疾妻子,天天蹲坐在这位副庭长的家门口,打了110之后警察来了也无能无力。“人家没骂人没打人没构成人身伤害,警察只能劝说其离开,一转头,人家又回来了。这位副庭长年幼的孩子不敢出门,本人一度抑郁。”说到这,朱正栩一脸的无奈。 据朱正栩了解,很多法院都存在类似情况,法官们受到的骚扰往往是在下班之后,生活之中。”

  第一,把发生在庭审之外的调解、送达、证据交换等其他诉讼活动中间的一些侮辱、诽谤、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,或者毁坏法院办公设施,抢夺、损毁诉讼文书、证据等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的行为纳入到刑法的调整范围内。

  第二,对于除目前《刑法》309条已列出的扰乱法庭秩序以外的其他严重扰乱诉讼秩序行为,如围堵、冲击人民法院办公场所或以静坐、示牌、打横幅、散发传单、张贴或铺设大小字报、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遗弃在人民法院、拦截人民法院车辆或其他交通工具,阻碍人民法院车辆正常出入等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的行为,也纳入扰乱诉讼秩序罪的调整范围。

  (原题为《朱正栩:建议将“扰乱法庭秩序罪”改为“扰乱诉讼秩序罪”》)来源法制网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